[关闭本页] 来源:      发布时间:2014-02-14

 

北京市文联副主席 杨 沫 开幕词 北京市文学艺术工作者第四次代表大会

各位代表、各位来宾、同志们:
  北京市文学艺术工作者第四次代表大会和各协会的代表会,今天就要闭幕了。这次大会在中央和市委的亲切关怀下,经过与会代表和全体工作人员的共同努力,已经圆满地完成了它预定的议程。在大会期间,代表们解放思想,畅所欲言,对大会报告和北京市的文艺工作提出了许多宝贵的建设性意见,这些意见经过集中和整理,都要在修改的报告和今后的工作中得到落实。有些属于探索性的讨论尚未取得一致的意见,今后还要用适当形式继续讨论下去。总之,这个大会开得活跃,团结,很有成效。它将会对今后开展和活跃北京市的文艺工作,团结各方面的文艺力量起到应有的作用。在此,我代表大会主席团,向在座的全体同志表示感谢!
  根据大会议程,让我来致闭幕词。我想就当前文艺创作方面的问题,谈两点个人意见。
  第一、文艺作品的社会效果问题
粉碎“四人帮”以来,我们北京市的文艺创作,可以说是空前兴旺的。我们的许多老作家、老艺术家,焕发青春,抖擞精神,为了在有生之年为人民提供更多的精神食粮,有的正日以继夜地奋笔疾书,有的正在对青年一代传、帮、带,不辞辛苦地把自己的艺术成就,献给人民,做出了不少新的成绩。许多中年作家、艺术家重返文坛、艺坛以后,满怀激情,大显身手。有的写出了大量有思想深度和艺术特色的新作品,有的演出了、画出了、唱出了人民群众喜爱的各类文艺作品。更令人兴奋的是,许多青年作家,好像雨后春笋,纷纷破土而出,在创作中显露了可贵的朝气和才华。这些有目共睹的事实,说明我们北京市文艺创作的形势是大好的,这是粉碎“四人帮”以来我们文艺创作的主流。这个主流是极其珍贵的,是得来不易的。我们要爱护和不断发展这个主流,继续发展这种大好形势。
  但是,我们不能不看到,当前文艺创作中也出现另外一种现象,这就是有些文艺作品不大注意社会效果,有的夸大了社会生活中的阴暗面和消极因素,把社会主义现实生活描写得一团漆黑;有的在作品中流露出对现实生活的消极情绪;还有的把错误的东西当做正确的东西来加以肯定。在这类作品里,使人看不到我们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性,看不到光明和希望,找不到信心和力量。这类作品虽然数量不大,和主流相比,是个支流,但它们的影响却是不可低估的。
  每当我阅读到这类作品的时候,我心里就觉得难受,觉得当前文艺创作中有许多值得探讨的问题。首先,我想到了文艺的职责问题。一篇好的作品,一部好的电影或戏剧、音乐应当给人以鼓舞,使人向上,尤其要给广大青少年以极有力的精神力量。我年轻的时候,就是因为读了《母亲》、《铁流》、《毁灭》等一些苏联革命小说,读了30年代中国左翼作家的一些文艺作品,走上革命道路的。作家(当然也包括各个领域里的艺术家)是人类灵魂的工程师,也就是要塑造人的灵魂的工匠。而我们要塑造的灵魂,决不是看不到任何光明的盲人,更不该是没有远大理想,对国家、对社会失掉信心的、彷徨十字街头的流浪者。我们应当塑造高大的灵魂、有远大理想的灵魂,有高尚情操和坚强的革命斗志的灵魂。所以,即使是封建时代或资本主义社会的有正义感和创作态度严肃的作家、艺术家,他们的作品还都能够起到给人以美感享受或高尚情操的社会效果,而绝不是使人颓废、堕落或对人生悲观绝望的那类作品。我们是社会主义社会,我们的社会在前进中确实走过不少弯路,遭受过巨大的挫折和损失。至今,粉碎“四人帮”三年多了,我们的社会究竟如何达到有高度物质文明和高度精神文明的四个现代化的国家?如何治愈“四人帮”给我们留下的各类内伤外伤,高速度地把社会主义建设事业发展起来?我们没有现成的经验。但是,我们有党的正确领导,我们党中央正在不断地探索,我们各级领导也在探索,我们广大的有头脑的人民群众也在探索,我们广大文艺工作者也应当认真地去探索。在探索中,我们应拿起望远镜,而不要戴着近视镜,更不能戴着哈哈镜——以致把事物的本来面目看得变了形状。不错,我们的现实生活中确实存在着阴暗面,存在着垃圾、血污,存在着骗子、杀人犯和各种自私自利者。但是,马列主义者看事要看它的本质,看它的主流。社会主义一定战胜资本主义,这是一条真理,这是人类社会发展的必然趋势。作家、艺术家首先要有这个明确的认识。我们的灵魂要站在先进的、革命的立场上,要站得高,看得远;只有自己的灵魂高尚了,才能够在文艺作品中塑造出高尚的灵魂来,才能够创作出鼓舞千百万人民同心同德奋斗前进的文艺作品。我们抓住现实生活中某些肮脏的落后的东西,自然主义地去描绘它,认为这就是真实,甚至把我们的社会主义描写得连资本主义、封建社会都不如,这就失掉了文艺作品应该具有的鼓舞人心的社会效果。重要的是,它并不真实。一些拿支流当主流的作家、艺术家,一些拿片面当全面的作家、艺术家,也必然会迷失前进的方向,走上错误道路。你连西安和延安是两个不同的地方,两种不同的社会制度,都分辨不清,你只看见延安的窑洞,你只看见的高楼大厦,你抓住这两个片面来对比,于是你就得出结论说,西安比延安好。这种论断,这种逻辑能够证明写了真实吗?你是忠实于生活吗?我认为作家、艺术家应当是淘金者,善于从大量的金沙中,淘出真正的金子,扔掉那些沙子。要把我们正在前进、但是还不完善的社会中的真金写进作品里去,给人以精神的财富,而不要抓住沙子扔掉金子,把支流当主流来加以渲染这种倾向当前虽然不是大量存在,但是值得我们警惕。我们文艺工作者是时代的尖兵,我们首先要把主攻方向弄清楚。要告诉人民应当怎样生活,怎样斗争。要用作品给人民以前进的勇气和力量。
  当然,我不是主张,对我们今天的社会生活,只说好的,不说坏的,只能歌颂,不能揭露和批判。我没有这个意思。那种无视生活中的丑恶和消极的东西,那种掩盖矛盾,粉饰太平的作品,同样不是正确的创作态度。因为这样一来,就会蒙蔽人们的眼睛,麻痹人们的斗志,对生活中复杂的千变万化的斗争丧失警惕。我们要揭露矛盾,也完全可以写阴暗面,关键是作者站在什么立场上来揭露,揭露的效果是鼓舞人民向阴暗面作斗争呢,还是使人泄气,使人丧失信心,看不到光明。这个问题是个重要复杂的问题。我只能在这里简单地谈一点个人感想。
  第二、我们文艺创作如何为四化服务的问题
近几年来,党中央坚定地贯彻了“双百”方针,文艺创作的题材领域空前扩大了,上下几千年,纵横数万里,只要是对人民有益的东西,古今中外,什么都可以写。在题材上,不再有什么禁区。我们广大文艺工作者完全可以根据自己的兴趣和爱好,来反映自己熟悉的有深切感受的生活。但是,同时我又认为,作为一个人民的作家和艺术家,也还要想到,党和人民对我们文艺创作最迫切的要求什么?我们应当急党和人民之所急,对当前急需反映的重大现实生活,应当给以特殊的重视。当前,我们国家正处在向四化进军的伟大洪流中,实现四化,是关系到我们国家的前途和命运的头等大事。不论古今中外,文艺作品总是要反映那个时代的生活面貌的。只是作者的立场不同,反映的内容、角度、方法有所不同罢了。抗日战争中,我们及时地反映了党领导人民英勇抗击日本帝国主义侵略者的事迹,文艺作品在当时起了很好的配合作用。三年自卫战争中,抗美援朝中,也出现了不少为当时革命斗争服务的作品。我不主张文艺去简单地配合政治、政策。但是,文艺又总是离不开政治的,不管哪个阶级的作品全是如此。因此,今天为四化服务,反映四化建设中的斗争生活,就成为我们文艺创作的当务之急。我们应当给以特殊的重视。当然,我这样说,不是要求每个作家都去写四化,这样要求是不实际的。比如我们有的老作家,年迈多病,深入生活确有困难,而这些老同志又比较熟悉某一个时期的革命历史生活,那就应当让他们写他们熟悉的东西。写好革命历史斗争,对人民进行革命传统教育,也是新长征中所必需的精神财富。但是,就这支文艺大军总的来说,我们都应当提倡和鼓励大家去反映四化斗争。这是时代赋予我们文艺工作者的任务和光荣职责。
  不久以前,中央书记处对北京的建设方针提出了四条建议,对北京市的现代化建设提出了新的、具体的、高标准的要求。这是对首都人民,也是对北京市广大文艺工作者的巨大鼓励和鞭策。因此,反映建设现代化首都的斗争风貌,就成为我们首都文艺工作者义不容辞的责任。
  搞四化,是我们社会生活中的新事物,应该说,我们队伍中的大部分同志都不熟悉它。我们不熟悉四化中的许多问题和斗争,但反映四化又是当务之急,这怎么办?这需要我们拿出勇气和决心来,积极地热情地投入到四化建设的洪流中去,观察、体验、分析、认识各种各样新的人物和事件,各种各样新的矛盾和斗争。通过与广大创业者们的接触,深入到当前崭新的斗争生活中去,完全可以逐步熟悉我们所不熟悉的东西。过上在革命战争年代,我们许多文艺战士,就长期深入地在战场上生活,与战士们一同浴血战斗。今天,虽然时代不同了,条件不同了,但是,作家、艺术家为祖国、为人民的幸福生活而奋斗的这一根本任务却没有变。现在我们的前线就在四个现代化第一线,这是一场新的斗争。党、祖国和人民在号召我们投入到这场新的斗争中去。我们要当尖兵,当号手,用我们的笔和各种文艺作品,把千百万人民鼓舞起来,感奋起来,共同努力,早日把我们社会主义祖国,建设成富强、美丽现代化国家。
  客观的现实,也在考验我们,反映四化的斗争生活,这本身就是一场严峻的斗争。在前一段,不是出现过这样一些怪事吗?我们作家的报告文学刚刚问世,对作品中被歌颂的主人公的种种诬蔑、诽谤和打击就接踵而来。甚至连我们作家本人也难幸免。我因为写了一篇反映四化的报告文学,就亲自经历了一场尖锐的斗争。而且这场斗争至今还在继续。经过这样一场斗争,我觉得自己对祖国的命运更关心了,和四化创业者们的感情更深了,思想也得到了锻炼和提高。经过反复较量,使我这个年迈多病的人反而焕发了青春和活力。我认为,一个人民作家、艺术家的职责,不仅是干预生活,而且应当推动生活;不应冷漠地作一个生活的旁观者,而应当热情地投入到建设祖国的伟大洪流中去,同一切阻碍四化的思想和行为作不调和的斗争,帮助党和人民扫清四化中的种种障碍,推动生活不断前进。
  同志们,党和人民对我们广大文艺工作者,对我们的创作和劳动,给了很高的评价,为我们的生活和劳动给予了许多方便。和“四人帮”统治时期相比不用说了,就是比起16年来,也有了许多不同。这点我是非常感动的。我想,在座的许多同志也会有同感。我们广大文艺工作者一定要为党为人民争气,努力写出、演出、唱出更多更好的文艺作品,同心同德,团结一致,尽我们的力量,把四化搞上去。把我们北京市的文艺创作搞得更加百花齐放、丰富多彩,多而且好,为落实中央书记处的四条建议,使首都的文艺工作走在全国的最前列而奋斗。
  最后,我受大会委托向来自各个方面协助大会工作的许多同志,表示衷心的感谢!


分享到:
文艺家协会

联系电话:(010)66048572 电子邮箱:beijingwenlianwang@126.com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前门西大街95号 邮编:100031
版权所有:北京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 2013-2020 未经授权严禁复制或镜像

我要啦免费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