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联故事丨四十二年后,我成了三沙人——记叶用才

[关闭本页] 来源:京艺苑      发布时间:2022-07-27

  我出生在海南,心系着南海。美丽的西沙是我战斗过的地方,也是我魂牵梦绕的地方,永远定格在我的影像中。

  也是机缘巧合,2015年底,北京市文联组织首都艺术家一行到海南三沙,开展“北京三沙心连心、携手共筑中国梦”学习采风慰问服务,由北京市文联主席张和平、副书记程惠民带队,北京摄影家协会秘书长王越随行。王越秘书长带去一本摄影画册《走过岁月》,系北京摄影家协会成立30周年纪念画册,其中收录了我1974年1月参加西沙自卫反击战时拍摄的战地纪实照片,引起了三沙市委书记、市长肖杰的兴趣。他早已听说过我,只是之前没能联系上。但北京市文联的此次慰问活动为我圆梦埋下了伏笔。

  2016年7月中旬,我接到海南三沙市邀请,赴西沙群岛参加三沙设市四周年庆典活动。时隔42年能重返西沙,真是圆了我多年的梦想。

  1974年1月20日,我身为解放军某部摄影员,跟随作战部队参加了西沙自卫反击战,用照相机真实记录了我军一举收复甘泉、珊瑚、金银三岛,全歼守敌,取得西沙永乐群岛自卫反击战的重大胜利。战后不久,我离开了西沙,由于工作变动再没回去过。

  重返西沙我有一个最大心愿,就是重登当年战斗过的甘泉岛。甘泉岛位于西沙群岛中西部永乐群岛,面积只有0.3平方千米,距永兴岛40多海里。岛上有口淡水井,自汉代以来,我国祖祖辈辈在南海作业的渔民都会上岛,从这口老井取水补给,甘泉岛因此得名。

  7月24日一早,我们坐船前往西沙永乐群岛。经过3个多小时的海上航行,我们到达琛航岛。当年参加西沙海战英勇牺牲的18名英烈,就长眠在岛上的烈士陵园里。我们先登岛祭拜,然后换乘冲锋舟前往晋卿岛。离开晋卿岛,我们继续乘坐冲锋舟经过半个多小时海上航行,终于登上了我魂牵梦萦的甘泉岛。

  踏上曾经战斗过的岛礁,我感慨万千。一上岛,我先找到了印象中的小庙,因为那是当年岛上的唯一建筑,也是登岛作战的标志物。小庙还和当年一样,保存完好。小庙一侧开阔地竖起了主权碑、国旗杆和国家文物遗址标志。随后见到那口老水井。

  我顶着正午的烈日,围着岛屿走了大半圈,按照记忆中当年作战的路线重温了一遍西沙之战。

  记得当年岛上没有房子,官兵们用绿色塑料布支起棚子遮风挡雨。睡觉没有床,只得头枕礁石面朝夜空数星星。有天深夜,哨兵发现海滩上爬上几个“黑家伙”,误认为是反扑上岸的敌军水鬼,立即发出作战警报,守岛官兵马上进入作战状态。结果查明是几只爬上沙滩准备产卵的大海龟,虚惊一场。

  42年前的战斗场景如同放电影般一幕幕在脑海中闪过,是我们收复了西沙永乐群岛,捍卫了祖国主权。

  这次,我是作为西沙自卫反击战唯一的战地摄影记者,应邀参加三沙设市四周年庆典活动的。在7月23日举行的庆典晚会上,三沙市委书记、市长肖杰亲自给我颁发了“三沙市荣誉市民”证书。从此,我也是名三沙人了。

  行前,我特意将我拍摄的20多幅珍贵历史照片,编辑成一本《西沙永乐群岛自卫反击战战地纪实摄影作品集》,连同所有照片的数字文件光盘一并送给了三沙市。这也是我作为一名三沙人应尽的责任与义务。我深信:今日之主权三沙、美丽三沙、幸福三沙,必将永远镶嵌在祖国南海上。

  作者:叶用才


1974年1月 叶用才在西沙甘泉岛

  叶用才(1951年10月— ),男,中共党员。高级记者。北京市文联副主席,北京摄影家协会主席,中国摄影家协会理事。自20世纪70年代初开始从事新闻摄影工作,发表数千幅新闻照片,多幅优秀作品入选摄影艺术展览并获奖。参加过1974年西沙自卫反击战和1979年中越边界自卫还击战,出色完成战地摄影报道任务,荣立三等功一次。承担《北京》《缤纷的澳门》等大型画册的空中摄影任务。2006年被中国摄影家协会授予“突出贡献摄影工作者”称号,2009年被授予“全国优秀新闻工作者”称号。


 


分享到:
文艺家协会

联系电话:(010)66048572 电子邮箱:beijingwenlianwang@126.com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前门西大街95号 邮编:100031
版权所有:北京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 2013-2020 未经授权严禁复制或镜像

我要啦免费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