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评论“观后评”
音乐剧《阿波罗尼亚》:关于爱、友情、信仰与坚守

[关闭本页] 来源:京艺苑      发布时间:2022-09-07

  2022年8月19日、20日,北京评协组织文艺评论家代表赴北京西区剧场观摩音乐剧《阿波罗尼亚》镜框版。“观后评”栏目第四期选取王一川、朱林国、卢曦、景俊美、叶秋、卢蓉6位会员的短评文章,从不同角度分享观剧感受。


《阿波罗尼亚》剧目简介


《阿波罗尼亚》镜框版海报

  《阿波罗尼亚》镜框版由一台好戏全新制作,在传统的镜框式舞台上,不仅还原全部精彩故事内容,还对舞台及歌舞编排进行了全面升级,给更多观众带去原汁原味的观剧体验。

  1930年大萧条时代的纽约,通过非法酿酒而占领城市的黑手党势力逐渐壮大。穷苦劳动者们最爱的酒吧阿波罗尼亚也未能幸免落入黑手党之手,明天就要被迫关门停业。酒吧中的歌舞演员理查德与奥斯卡正准备最后一场告别演出,黑手党成员史蒂夫却突然闯入,胁迫二人立刻表演黑手党教父的自传剧目《我的家族》。因演员不足,黑手党史蒂夫也加入了表演,3个性格迥异、各怀心思的男人开始了令人啼笑皆非的演出……


看到“别人的精彩”
不由自主起“四急”

王一川
(北京评协主席  北京师范大学文艺学研究中心教授)

  在北京护国寺西区剧场看完国外音乐剧移植版《阿波罗尼亚》,我的心不禁着急起来。

  一急的是,这部音乐剧改编自韩国颇有人气的剧作,恰到好处地呈现了音乐剧本身的全部三要素即剧情、歌唱和舞蹈。它完全是歌舞出来的戏剧,并且让戏剧、音乐和舞蹈之间几乎水乳交融地结合在一起。为什么我看到的国产音乐剧总是唱得多、舞得少以及戏剧化不够?

  二急的是,这部剧有着连环套的复杂剧情。在阿波罗尼亚酒吧即将落入黑手党之手前一天,演员理查德和奥斯卡无奈中为最后一场演出作排演时,黑手党成员史蒂夫闯进来,拔出手枪强逼他们排演黑手党教父自传剧《相亲相爱一家人》,并且他自己也加入进去表演。这里既有演员们最后一天演出这一基本剧情,又套入了他们正排演的剧情,还有奥斯卡明天即将同心爱的姑娘举行婚礼而让理查德倍加伤感的剧情,以及黑手党教父的自传剧情,再加上史蒂夫闯进来加入演出后发生的剧情,结果还有奥斯卡与心爱的姑娘分手。这样多层次剧情之间形成了复杂的连环套结构,让故事变得繁复而又好看,对观众具有吸引力。这又使我急起来:我们的一些国产音乐剧剧情拼凑,无法让人投入其中去欣赏,更谈不上好看了。

  三急的是,这部剧在美学层面有自身的独特追求,体现了悲喜混杂剧的特色。酒吧被黑手党强买让理查德和奥斯卡失业,本来属于悲剧;但史蒂夫的加入,又造成喜剧或闹剧,从而使得悲中有喜,喜中含悲,悲喜混溶一体,让人领略普通小人物的人生命运之无常。这样的剧情普通而又真切动人,可以跨越国界而唤起人类的一些共同价值理念。为什么我们的剧无法达到这样的效果?

  四急的是,这么复杂的剧情,仅用三个男演员就完满地承担起来,每个演员都分别负责多个角色、实行性别反串和角色互换,形成了演员在不同剧情中随时切入和跳出,宛如行云流水般自在和自如的效果,也使得悲喜混杂的特色更加鲜明。三名演员都歌舞演结合如一,男女反串自得,悲喜杂糅。在剧情结束之后的谢场时刻,还沉浸地施展了自己歌舞演俱佳的功夫,让观众的情绪达到共情和互动的顶点。这又令我心急起来:为什么我们的音乐剧演员演中国自己的音乐剧故事时不能做到这样?

  也许,我的心急是多余的:期待有一天,当我们自己的音乐剧都能这样成为歌舞出来的戏剧,由于多层次中国故事而变得好看,可以唤起人类共同价值理念,并且让演员尽情释放其才华,最终让观众投入地欣赏到中国自己的歌舞演艺术之时,我确实就不必心急了。哪一天呢?何妨拭目以待。


音乐剧市场需要呵护
最好的呵护是精进

卢 蓉
(北京评协理事  中国传媒大学戏剧影视学院教授)

  当我们看一出音乐剧时,我们在看什么?这是作为观者的我会在舞台下思考的问题。具体来讲,狭小的舞台空间如何折射出奇特的生活隐喻与人性冲突,瞬间如何包蕴难以名状的整体感,如何面对一场有组织的视觉经验与听觉宴席,反复在现实与戏剧之间捕捉和定位真相……

  有些遗憾,这出《阿波罗尼亚》没有激发我这方面的体验。故事设定在上世纪30年代美国禁酒令时期,一间受穷苦大众喜爱的酒吧“阿波罗尼亚”面临歇业。两位驻场演员奥斯卡和理查德正在排演最后一场演出《布鲁克林大桥的传说》,黑帮成员史蒂夫突然闯入,胁迫两人表演黑帮教父的自传剧目《我的家族》,由此展开一场3位演员分饰多个角色的“戏中戏”。故事设定虽显陈旧但仍然有着对角色与特定社会的探索空间,然而除了几层故事在舞台上反复穿插,年轻的演员们忙于完成性别反串和角色互换,在将近两个小时的时间里,故事的主旨始终没有浮出水面。

  音乐剧最擅长透过灵动多变的曲目和动人唱段去抒发、支撑创作者对于人的行为、社会关系、内心冲突,乃至对集体性生存的关注,用充沛的情感和直抵灵魂的方式启发观众。无奈三个演员完成两个小时演出,也许对年轻演员的要求过于苛严了,不少时候的演唱、台词和舞蹈动作都显得生硬零散,情绪情感的饱满度和清晰感有所欠缺。散场时听到不少年轻观众难过地抱怨角色逻辑、感情混乱不清,搞不懂自己喜欢的演员今天为什么不在状态……

  对于尚处培育和成长期的国内音乐剧,我愿意向台上这群倾力挥汗的年轻演员们道一声加油,祝愿他们把握好来之不易的、可以在演出中快速成长的机会。初级阶段的音乐剧市场需要呵护,而最有力的呵护来自于对故事的精进打磨和对演员的专业化培养。只有当剧本展现出对社会和人生的深刻见解,当演员对角色和故事拥有了发自内心的理解和准确表达,音乐剧方能抵达释放魅力的时刻。


从“闹”提升到“精”
同志仍需努力

景俊美
(北京市社会科学院副研究员)

  音乐剧《阿波罗尼亚》以戏中戏的方式讲述了一个关于“小酒馆”的故事。故事情节并不复杂,一重维度是穷小子和富家女的爱情故事,一重维度是黑手党领袖接班人的争夺战,还有一重维度是“小酒馆”阿波罗尼亚即将歇业的现实。三条线交织在一起,由三个演员分饰不同角色,进而构建起一个类似轻喜剧的音乐剧。

  该剧由韩国音乐剧《Mia Famiglia》改编,2020年8月登陆上海星空间后,成为当年上海音乐剧的爆款。北京的镜框版是相对于上海的沉浸式而言,区别当然有,但音乐的本质不变。最爱《我并不是在生你的气》,真切地传递出一个破碎的理想主义者如何在嬉闹中存留自己那一丝丝倔强。N次刷剧的“老酒鬼”们,多少会暗合音乐中都市青年特有的“不安感”,进而在共鸣里得到慰藉和释放。

  作为职业观剧人,能深切体会到演员在剧中的辛苦。驻场演出本身也证明了该剧在首都的影响力。如果还想更好的话,希望演员在表演时能再多注意一下细节,让这个剧从一个“闹”字提升到一个“精“字,毕竟镜框版没有酒精的加持,道具一放东西就摇晃,也显得有些过于寒酸。


复刻好剧很对路
演员功夫欠火候

叶 秋
(北京评协理事)

  从演员开口的第一刻,已经知道他们显然缺乏音乐剧的足够训练,几乎产生了离场的冲动,但是舞台的布景提醒这不是一部草台班子的戏。随着剧情展开,看点和笑点都存在,而且不是三俗的笑点。故事虽然老套,讲爱与坚守是永远不过时的,制作方选择这个题材的用意要鼓励,所以看到了最后。制作方的路子也是对的,就是复刻国外好戏,显然这一点还很不够,演员们虽然努力,但基本功差了不少,尤其是唱歌,可这不是短时间能提高的。因而这部剧从反面证明了音乐剧的核心是演员,只有好的表演才能把意大利移民在纽约讨生活与黑手党的交集中那种含泪带笑的情感演绎出来。表演成功,就能发展成驻场演出,制作方需好好发掘歌舞素质好的年轻人认真培养。

  当然,一边要赚钱,一边要培养演员,这很难。中国本土的音乐剧一直没发展起来,原因之一是对国外好戏的复刻不够。这种小型的商业性音乐剧如果制作精良的话,对中国年轻白领的周末文娱来说,是比本土某些小品式话剧更好的选择。西区剧场隐藏在护国寺这个以北京小吃闻名的街区,如果经常上演好品质的音乐剧,会给这个老街区带来新的活力。另外不知是否可以改善,西区剧场的标志过于隐蔽了,不便找到,不利于戏剧的传播。


艺术和生活的戏中戏
反抗与承受的角逐场

朱林国
(中国戏曲学院讲师)

  《阿波罗尼亚》中文版音乐剧的精彩上演,给后疫情时代下的大都市生活和精致化的大都市文化,带来了一种既别样又惯常的艺术体验和生存感应。

  法国著名社会学家、理论家让·波德里亚曾这样描述我们所处的时代,在他看来,我们正处在一个“仿像”的时代里。艺术对生存现象和生活图景的演绎,也正在“仿像”着大千世界里的自己。

  音乐剧《阿波罗尼亚》镜框版的设计,在舞台表演和观众观赏之间,架起了一个可供沉浸的体验式桥梁。在桥梁的中心辐射范围内,演员和观众均可以尽情地享受艺术沉浸心灵的酣畅淋漓之感。理查德和奥斯卡两位演员,也在剧情的艺术设定和推演中,荒诞化地同强势霸权的符号代表——黑手党成员史蒂夫共舞。与此同时,被供奉为爱、理想、信仰等生存内涵的阿波罗尼亚酒吧,也成了反抗和承受的角逐场,艺术和生活的戏中戏,就这样在矛盾的舞动中,一次次地产生着灵魂激荡的快感,嬉笑怒恨的人世间群像,也栩栩如生地呈现在了观众眼前。这种后现代的艺术“仿像”,伴随着剧中音乐的起伏跌宕和声光电技术的无缝衔接,产生了富有活力的观演效果。与其说这是一场视听艺术的情景体验,不如说是一次悦动氛围下的生命绽放和思想触动,值得回味,值得品鉴。


一个场景三个演员
小酒馆演绎人间百态

卢 曦
(北京市文艺研究与网络文艺发展中心干部)

  音乐剧《阿波罗尼亚》(镜框版)仅用小酒馆一个场景,三位演员分饰多角就成功完成了穷小子与富家女的爱情故事《布鲁克林大桥的传说》、黑手党家族接班人争夺之战《相亲相爱一家人》的演绎。转承起合层层冲突下,高潮迭起,最后大反转阿波罗尼亚小酒馆被保留下来了,黑手党成员史蒂夫加入酒馆歌舞演员理查德、奥斯卡的团队,继续他们的戏剧事业。该音乐剧剧情紧凑,戏剧冲突强烈,集摇滚、爵士、流行等曲风于一体,曲目时而悠扬婉转,时而欢快活泼,时而燃爆现场,将音乐剧的核心形式表达得淋漓尽致,给观众以震撼的视听效果。

  除了旋律优美、朗朗上口的音乐外,值得称道的是该剧戏中戏的设计,让整体剧情更丰满流畅。笑中带泪的叙事表达,展现了出人意料的美学概念和多重艺术效果。通过小酒馆这样一个小天地,艺术地呈现了无论哪个时代都绕不开的爱情、友情、亲情、信仰与坚守这些关键词,很容易与观众产生共鸣共情。具有强烈的现实意义,实现了该剧更丰富的内涵层次。


 


分享到:
文艺家协会

联系电话:(010)66048572 电子邮箱:beijingwenlianwang@126.com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前门西大街95号 邮编:100031
版权所有:北京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 2013-2020 未经授权严禁复制或镜像

我要啦免费统计